中国衍生品领导企业,期货开户首选! 全国客服热线:400-1799-757

策略研究

期货开户-首选中国国际期货,二十余年持续引领中国期货行业发展!

首页 > 能源化工期货

国产和进口成本支撑价格 甲醇振荡寻底

浏览量:748 最后更新时间:2019-12-30

  2019年,甲醇在高库存压制下,价格重心一路下移,不断寻底。展望2020年,甲醇供过于求的局面仍难以缓解,甚至可能继续恶化,价格或延续寻底之路。

  海外大型甲醇生产装置在2018—2019年集中投产,造成大量甲醇流入我国,2019年甲醇进口总量将超过1000万吨,创历史新高,高进口造成华东地区港口库存一直处在高位。展望2020年,甲醇市场进口情况恐怕是有增无减。伊朗Busher的165万吨装置正在试车,预计2020年一季度将有货输往我国市场。伊朗另外一套165万吨装置计划在2020年3—4月投产,供应或体现在下半年。

  从国内甲醇装置的投产计划来看,兖矿榆林、荣信化工和宝丰二期装置最有可能投产,广西华谊能源和神华榆林预计推迟到2021年,其他装置体量较少,影响微弱。综合评估,预计2020年国内将有440万吨产能投放,非一体化产能约360万吨,产能增速基本和去年相当。如果说进口增量压制是华东地区,国内投产装置集中在西北地区,将对内地价格形成压制,国内和进口同时增加造成全国甲醇均面临供应增量的压力。

  对于2020年甲醇制烯烃装置没有过多值得期待的,仅有鲁西化工和常州富德两套装置是比较确定的,前者已经在试车,后者预计明年年中复产,合计甲醇需求约150万吨。其他渤海化工和青海大美装置不确定较大,很有可能推迟到2021年才能量产。传统下游需求连续多年持续收缩,维持刚需已实属不易,难有大的需求提升。

  外采甲醇制烯烃利润决定甲醇的上方空间。甲醇制烯烃是甲醇最大的下游消费市场,但近两年时常受利润问题滋扰,一旦成本端甲醇价格过高,下游外采甲醇制烯烃企业因利润问题将被迫降负停车,需求端坍塌倒逼甲醇降价让利,是限制甲醇价格的天花板。另外,下游烯烃工厂还可以通过外采乙烯和丙烯取代甲醇维持下游的生产,同样会造成甲醇需求面临缩减。因此需要从两个方面确定甲醇的上限:烯烃工厂综合利润对甲醇的承受能力和原料的替代性。

  2020年,随着甲醇制烯烃主要终端产品乙二醇和PP产能大量投产,下游烯烃企业对甲醇价格的支撑逐渐减弱。在产能集中投放背景下,假定原油价格不大幅上涨,当下乙二醇、PP价格情况应该是未来一年最高的价格,从目前价格情况估计,甲醇价格上限约在2400元/吨附近。

  在价格振荡寻底的过程中,市场一直关注底部支撑在哪里,我们认为可以从国内甲醇装置成本和进口成本两个角度思考。

  关于进口成本需要分区域进行分析,因国外基本以天然气为原料,但不同地区的天然气价格差异明显,导致生产成本也存在很大差别。比如伊朗天然气大概0.75美元/百万英热,而美国天然气约2.5美元/百万英热,相差3倍,加上各自的运费、税项、港杂费,按照目前的汇率折算为人民币价格,伊朗的生产成本约1300元/吨,北美地区的生产成本约1800元/吨。

  综上所述,在国产和进口供应均存在增加预期,而需求端看不到明显增量的情况下,2020年甲醇供应将延续过剩。高库存将对价格形成压制,而国产和进口成本对价格存在支撑,因此甲醇或以振荡寻底为主。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1799-757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08: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