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衍生品领导企业,期货开户首选! 全国客服热线:400-1799-757

策略研究

期货开户-首选中国国际期货,二十余年持续引领中国期货行业发展!

首页 > 量化研究

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泡沫故事——“郁金香热”始末

浏览量:1075 最后更新时间:2020-12-02

  在17世纪30年代,成千上万的荷兰人被卷入了一股近乎疯狂的交易热潮中。

  他们之中既有腰缠万贯的富商,也有沿街叫卖的小贩。

  他们投机的商品既不是石油,也不是黄金,而是从遥远的东方引入荷兰的一种充满异国情调的、精妙雅致的花朵——郁金香。一朵郁金香,可以买下阿姆斯特丹的一栋豪华房产,也可以使人破产,还可以让人锒铛入狱。这不是在讲故事,而是真真切切的出现过。

  在1636年到1637年,郁金香泡沫产生并最终破灭,很多人蒙受巨大损失,引发起人类历史有据可查的第一次金融泡沫。

  泡沫之前

  众所周知,郁金香是荷兰和土耳其的国花。有人考证称,郁金香真正故乡在中国西藏和俄罗斯、阿富汗的接壤中亚地区。居住在西伯利亚草原的土耳其人,发现了在那里肆意盛开的郁金香。在那些一直与恶劣的自然条件搏斗的游牧民眼里,郁金香的出现代表着生命和丰饶,还有春天的到来。

  根据文献记载,郁金香在16世纪中叶从土耳其传入奥地利,然后从这里逐步传向西欧。在这期间,郁金香不但得到了伊斯坦布尔的苏丹对它的狂热崇拜,让它在土耳其得到了广泛栽种。在欧洲也得到了上层社会的青睐,并一度取代了玫瑰的地位。“如果人类是上帝选中的生灵,那么郁金香绝对就是上帝选中的花朵”。到17世纪初,郁金香的美丽已征服了整个欧洲,而荷兰是当时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强国,以其独特的气候和土壤条件,荷兰很快就成了郁金香的主要栽培国之一。

  新兴的荷兰共和国创建了一所与剑桥比美的莱顿大学,并专门建造了一座供教学与研究的植物园。各种各样的新系郁金香得以培育出来,植物科学日渐发达。与此同时,作为鉴赏家的贵族、执政者、富商、律师和医生开始追捧,精致的花圃如雨后春笋冒出来供人游览。郁金香球根贸易应运而生,花商们赚得盆满钵满。

  郁金香价格开始一路上扬,很多普通手工业者和农民也耐不住了。他们每天工作14或16小时,才能勉强温饱,而一个球根赚的钱能够抵得上几年的收入,谁能不心动呢?商人从中看到了赚钱的机会,他们囤积居奇,使花价飞涨。无论贫富,无论老少,荷兰人开始逐渐被卷入到这场疯狂的郁金香交易热潮中。

  狂热开始

  当时的荷兰社会,富有的人群拥有着无处消耗的过剩财富,而更多的荷兰人则处于手工业者阶层,他们需要付出苦力来维持生计。尽管处于完全不同的两种财富状态,但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郁金香。所有人都意识到上流社会对郁金香的追逐中蕴藏着巨大的商机,他们只要获得罕见又美丽的品种,只是靠播种球根,等待它们开放,然后倒卖就有可能挣钱,同时,靠对郁金香投资而发财的消息也迅速传开。在强烈的攒钱欲望和忘我的赌博精神的共同作用下,更多的人冒着投机和倾家荡产的风险加入到这个倒卖郁金香的队伍。原本用来支付房租、购买食品和衣服的必需的花销,也毫不迟疑地被用到了投机赚钱上来。许多人甚至变卖房产,以搜集到足够的资金去从事郁金香的买卖。

  郁金香的价格也在这种全民非理性的交易热潮中水涨船高,仅仅在两三个月的时间里,花15荷兰盾买入的名为“总司令”的郁金香品种转手就能卖到175荷兰盾,“大元帅”则从原来的95荷兰盾暴涨至900荷兰盾。

  在所有品种中公认最负盛名、最珍罕、最美好、自然也是最昂贵的。是一种叫作“永远的奥古斯都”的郁金香。据说,它的花茎与花冠连接的部分呈蓝色,花冠则完全转变为纯白的底色;在全部六朵花瓣的中心,从底部向外放射出鲜血般红艳的细长纹路;在花瓣的四周,也有同样浓郁颜色的花边。那些有幸看到它盛开的人都认为,“它就是生命的奇迹,如阿佛洛狄忒一样引人遐想”。1633年一株“永远的奥古斯都”球根的价格是5500荷兰盾,到了1637年则达到10000荷兰盾,能够支付一个荷兰家庭半辈子的衣食住行,或者买下阿姆斯特丹最繁华的运河边上的最豪华的房子,还连带马车房和80英尺的花园,而当时一个普通商人的正常收入是1500荷兰盾,一个木匠或者剪羊毛工人一年的工钱是250荷兰盾,八只肥猪的价格240荷兰盾,两吨黄油的价格也不过192荷兰盾。吊诡的是,“永远的奥古斯都”从未被真正交易过,因为神秘的它数量实在太稀少,根本没有球根可供倒卖。

  在这场郁金香热之中,还有一个现象引人注意,期间出现了早期的期货交易方式。

  在1634年以前,郁金香和其他花卉一样是由花农种植并直接经销的,价格波动的幅度并不大。在1634年底,荷兰的郁金香商人们组成了一种类似产业行会的组织,基本上控制了郁金香的交易市场。这个行会强行规定:任何郁金香买卖都必须要向行会缴纳费用。每达成一个荷兰盾的合同要交给行会1/40荷兰盾。对每一个合同来说,其费用最多不超过3盾。

  由于郁金香的需求上升,推动其价格上升,人们普遍看好郁金香的交易前景,纷纷投资购入郁金香合同。郁金香球茎的收获期是每年的9月。在1636年底,荷兰郁金香市场上不仅买卖已经收获的郁金香球茎,而且还提前买卖在1637年将要收获的球茎。郁金香的交易被相对集中起来之后,买卖双方的信息得以迅速流通,交易成本被大大降低。在这个期货市场上没有很明确的规则,对买卖双方都没有什么具体约束。郁金香合同很容易被买进再卖出,在很短的时间内几经易手。这就使得商人们有可能在市场上翻云覆雨,买空卖空。在多次转手过程中,郁金香价格也被节节拔高。

  走向破灭

  1637年早春的一天,一个叫弗朗索瓦·科斯特的商人以6650荷兰盾的天价购买了几十个郁金香球根。在一个300荷兰盾能够满足一家人全年开销的年代,这样一笔交易显然是及其不平常的。更让人意外的是,科斯特购买郁金香球根并不是为了种植,而是打算转卖。他坚信这笔投资是稳赚不赔的。

  即便是在当时,也有很多人认为,像科斯特这样成百上千个为了争夺购买郁金香球根的机会而不惜任何代价的荷兰人都疯了。但事实是这些郁金香商人完全有理由相信为购买郁金香花再多钱都是值得的。首先,最值钱的球根是非常稀少的,用它们培育出的郁金香极其美丽、受人追捧。其次,郁金香的价钱已经连续快速上涨两年了,谁敢说它不会升得更高?

  尽管如此,这些商人们还是打错了如意算盘。科斯特的这笔交易后来被证实为这次狂热的最后一次体现。

  科斯特买下球根之后不到一个星期,郁金香的价格就毫无预兆的下跌了。几天之内,郁金香的价格狂跌至原来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至1637年2月底,荷兰曾经最富有的人们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其他在郁金香上大笔投资的商人也面临着血本无归的下场。弗朗索瓦·科斯特只付了820荷兰盾的定金,但无力支付5830荷兰盾的尾款,最终被愤怒的卖家无情地告上了法庭。

  此时的荷兰,许多付了现款的买主把货砸在手里,眼睁睁看一生财富化作水流。只付了定金的交易双方则扯皮到各级法院和各市政府。到处都出版各种小册子和画作指责郁金香交易,许多人群只能苦度余下凄惨的一生,这其中包括伟大的风景画家戈延,他后半生的画作都是催债压力下的产物。到了1637年2月底,大批曾享有纸面富贵的荷兰人倾家荡产,众多坚信投资郁金香将稳赚不赔的商人也血本无归。

  637年的郁金香价格暴跌过程最多不超过4个月,这比历史上最著名的金融灾难——1929年华尔街股灾和紧随其后的大萧条来得还要迅速彻底:华尔街的股票用了两年时间才跌至最低点,而且其最低点至少也维持在原价值的20%。人类的经济疯狂现象,从此有了一个优雅的代名词——“郁金香热”。

  疯狂何来

  “郁金香热”泡沫的破裂对于荷兰经济整体的影响有限,与现代金融泡沫的威力无法同日而语。但是这个事件破坏了信任,金融市场此后也不再是往昔模样。而荷兰的郁金香热也和之后英国的南海金融危机以及法国的密西西比泡沫事件一道,并称为欧洲早期的三大经济泡沫。

  经历过郁金香狂热的人后来也觉得无法解释狂热由何而来。但从极度的繁荣到彻底的崩溃,郁金香热的起落沉浮,却将人性逐利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英国作家迈克·达什(Mike Dash)在他所著的《郁金香热》一书中这样写道:

  究竟是什么,能让如此之多来自不同行业的人,都热切地投入到一项他们完全不了解的交易中来试试手气?

  利润的诱惑肯定是原因之一,人们期望可以挣到以前从没挣到过的钱。

  原因之二,则是因为当时的联省刚刚从17世纪20年代漫长的经济萧条中恢复起来。这次萧条几乎贯穿了整个20年代,也是整个17世纪最严重的一次经济萧条。导致萧条的主要原因是与西班牙的再度开战和西班牙的海上封锁。危机之后,荷兰经济整体迎来了强势复苏。经济形势从1631年或1632年开始好转,在整个30年代都保持着稳步增长。这就意味着,当时的荷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富足。荷兰本地的一些因素也对人们加入郁金香交易有一定影响,比如在离阿姆斯特丹几英里之外的哈勒姆,很多织工都改行倒卖郁金香。因为虽然经济形势复苏了,但是莱顿开始成为荷兰纺织业的主导,哈勒姆的纺织业依然无可避免地衰落了。

  另一个影响因素是1633年到1637年间在荷兰多个城市爆发的严重的黑死病疫情。编年史记录者泰奥多罗斯·费留斯当时就生活在哈勒姆。据他记载,从1635年10月瘟疫爆发到1637年7月疫情彻底结束,共有8000市民因为瘟疫丧命,其中5700人是在1636年8月到11月间离世的;也就是说,在哈勒姆,每8个人中就有1个人染病去世。因为死人太多,都没有足够的坟墓安葬。这场可怕的瘟疫带来了两个主要的后果。第一是劳动力紧缺,雇主们只能提高工资以争抢劳动力,所以工人们也开始能有点闲钱投入郁金香交易;第二是,或者说可能是,瘟疫让人们惧怕宿命,球根交易者也感染了绝望的情绪,所以才在球根交易上疯狂无度地投入。

  泡沫总是相似的,资产价格的上升建立在幻想而非真实价值之上。郁金香热之后,还有南海公司泡沫、密西西比泡沫以及与郁金香热类似的中国80年代君子兰热潮。泡沫繁荣没有最后一次,历史总是以不同的方式进行重复。身在其中的人,体验着泡沫盛宴的疯狂,而当过度投机之后的衰退袭来,谁也无法逃脱。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1799-757

网上开户服务时间

周一至周五 08:00-17:00